Silent Woods.

=霖宁/沁儿





ぐるぐる回る

【岚杏】薄膜

•全篇除开头结尾外基本皆为玻璃渣,慎入
*有私设
————————*————————


春。
作为转校生来到这所学校的杏坐在喷泉对面的树荫下,将书本放在膝盖上缓慢翻着页。清风吹拂,拂过她的秀发,拂过她的脸颊,带来阵阵花朵的清香。杏嗅了嗅,闭上眼。
茶花吗……
“喵~”头顶上传来一声猫叫,杏睁开眼向上望去。看上去不过是5、6个月大的花色小奶猫,站在树梢上瑟瑟发抖。怕是再来一阵强风就能够把它吹下树掉在地上了。
杏想了想自己的体重,与自己小时候调皮所练就的敏捷身手,毅然决然放下书爬上了树,将树梢上的小猫捧在怀中。
然而她发现她下不来了。
“呜哇……”怀中抱着的小猫蹭了蹭她的手心,像是对她的安慰。
看来只能等什么人来了……
“唦唦……”后方的树丛中传来了脚步声。杏刚想开口求救,却又在看到那个人的后一秒憋了回去。
居然是姐姐……!
杏此时已经涨红了脸。最不想被这个人看到现在的状况,可又是这个人一定会理解自己的行动。树下的鸣上岚低着头,竟是正好坐在了这棵树树荫下。“好孩子好孩子♪”
杏看不清鸣上岚究竟是在做什么,但刚刚口中冒出的话语使她确信她的岚姐姐又捡到了一只猫——和此时的她一样。
猫奴是病,得治,但是治不好。
杏不断轻抚着怀中小猫的背,猫的喉咙里发出了呼呼的声响。正在纠结着到底要不要开口求救时,树下的人却是率先抬起头开了口:“小杏……?”
“唔啊!姐姐!我我我……唔哇!!”被鸣上岚发现的杏身体一颤,往前倾斜,摇摆着没能找到重心,径直向下坠去。
鸣上岚放开手中的猫,亟地站起身,准确无误地接住从树上掉落的杏与她怀中的小猫,向后退几步,长呼一口气:“呼……吓死人家了……小杏你没受伤吧?”
“嗯,嗯……谢谢姐姐……”杏安抚着手中的小猫,苦笑着看向鸣上岚,正对上一双通透的蓝紫色眼眸。杏愣了一秒,尴尬地转过头。
“呵呵……我的小杏妹妹真可爱♪下次记得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叫上姐姐哦。”鸣上岚放下杏,温柔地抚着她的头。
“人家会一直作为姐姐守护着你的♪”
杏像是突然断线似的怔了怔,低下头。手中的小猫有灵性一般抬起头,舔了舔她的手心。
“只是,姐姐吗……”
“……嗯?小杏你说什……”
“不,没什么。快上课了,姐姐我先回去了。”
杏抱着小猫快步走出了树丛,留下鸣上岚一人抿着嘴唇呆在原地。
说不出口。


从那之后,鸣上岚有了一种杏故意躲避着他的感觉。
晨间的办公室再也没有偶遇,正午的天台上找不到熟悉的身影,傍晚的校门口没去了一声清脆的“姐姐”。
何尝不是一件好事?身为守护公主的骑士兼姐姐,将这份无法道出的感情立为锥心誓约沉入海底,这才是自己真正所需要做的。
可是为何心中却是隐隐的不安?
傍晚的小镇上,夕阳照耀着前方并排行走的小情侣,拖起长长的影子。两人抵着额头的情形被影子完美无缺地复制,露出双份的甜蜜。阳光使两人的轮廓泛着淡淡的光芒。
鸣上岚垂下眼,微笑着看着两人的影子。或许将来,自己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在心中默默为她祝福。
“……放……”
……杏?
“……放手!”
拥有极高辨识度的熟悉女声从身后的小巷中传出,缺少了平日的温暖,增添了几分焦躁。鸣上岚下意识握紧拳头,顺着声音的方向快步前进。心心念念的身影正被人拉住,向着小巷的另一端走去。
单肩背包掉在地上。
想也没想冲了出去。
抓住她的手拽到身后。
“——?!”
“放开!”
“姐姐等一下——”
鸣上岚正准备挥起拳头向抓着杏手臂的男子砸去,但在最后一刻被杏的叫喊拉回了理智的最后一根弦。
“……请您好自为之。”
男子盯着杏,欠身鞠躬后转身离开。杏软下身,差点跪在地上却被鸣上岚环住腰刚好接住。
“谢……”
“没事吧?有没有受伤?姐姐很担心知不知道?那个男人万一伤害你怎么办?有没有防范意识?再这样下去——”
“姐姐!”
杏高声叫了出来,打断鸣上岚的说教。鸣上岚正用力捏着杏的双肩,微微颤抖。
“冷静一点。我没有任何事。你看,还是好好的啊?”
鸣上岚松开手,缓慢地做了一个深呼吸,“……下次,注意一点,好吗?还有,刚刚的是……”
杏怔了一下。最不想在这种时候被问到的问题还是被他抛出。她低下头,咬了咬下嘴唇。
“……是家里的人。”
“嗯?那为什么会……”
“因,因为……”
快说啊,杏。快说啊……
再不说就来不及了啊……!
快……!
“……因为我要走了。”
不……不是这句……
“……诶?”
“我要去国外留学。为了将来。”
自己葬送了自己对他的留恋啊,杏。
此时此刻。
“……是吗。”
杏看着鸣上岚垂下双眼,转过头没有说任何话。沉默许久,他也终是开了口。
“这种事情,既然是妹妹的决定,作为姐姐还是要支持呀!”
任何人都看得出鸣上岚此刻脸上的笑容是挤出来的。包括眼前的杏。
“……嗯!”
这是一对,强挤微笑摒住眼泪的姐妹,在这片区域内做过的最后一次对话。


“鸣……”
“鸣上前……”
“鸣上前辈!”
站在练习室中央的鸣上岚在朱樱司的不断叫唤下才渐渐回过神来。已是傍晚时分,组合的练习时间已经结束了将近半个小时。而在所有人都已经离开,并被建议暂时不要去管鸣上岚时,朱樱司还是决定需要将他拉回现实。
“啊啦,小司司~怎么了吗?”鸣上岚转头看向朱樱司,难得的憔悴面容使正在端详其容貌的司有些诧异。
“大家都已经走了……已经很晚了,请尽快……”
“呐,小司司。小杏今天还是没有来对吧。”
朱樱司愣住了,他从没见过鸣上岚打断别人说话。不甘地低下头,犹豫地从口中吐出两个字。
“……是的。”
“啊啦……”
司看着眼前的鸣上岚再一次陷入沉默,抿起嘴唇,在礼节性地道别与交代最后一人离开时应做的事之后离开了练习室。
所以,今天是……





第七天。
这是他没有见到杏的第七天。
向后瘫倒在床上,柔软的床垫发出了吱呀的声响。鸣上岚将手机扔在枕边,单手用上肢遮住自己的眼睛。良久过后,摸索着手机的方位,按下最常用的快捷拨号键“2”,开启了免提。
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阵阵忙音。
“……请在嘟声后留言。
……嘟。”
长叹。
“啊啦,小杏妹妹,晚上好呀。今天过得开心吗?
椚老师说你今天依旧请假呢,是身体不适吗?要注意身体哦,女孩子一定要保重自己的身体!
今天的便当里放了炸鸡块呢,但是没有人能和我一起交换午餐,好寂寞啊~今天有好好吃饭吗?
练习的时候小司司的零食又被泉给没收了呢,身为姐姐也希望他能注意自己的饮食管理,所以只能心疼了呢。
……
总之,一定要按时吃饭,按时睡觉,注意休息!女孩子一定要好好保养自己!姐姐我可是很担心你的啊。
好啦,今天也很晚了,就不继续说下去啦。
晚……”





“……安。”
“以上为全部留言内容。”
重复播放。
重复播放。
重复播放。
屏幕上同一个地方的手指印清晰可见,混乱地盖过旧印。杏戴着耳机,右手的笔从未停下过。杂乱的桌面上摊着各式出国考试书籍,试卷的高度似乎可以与肩等高。按下主页键,屏幕上显示的时间为02:50,语音留言的开始与结束时间是21:00与22:25。
已经这么晚了吗……还真是对不起姐姐的叮嘱。
杏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喝下杯中剩余的咖啡,向洗手间走去。

“晚安。”
听完最后一遍语音信箱,杏关了手机,平躺在床上。
耳边回荡着最后的晚安。
为什么不回短信?
因为怕自己对他越来越深。
为什么不接电话?
因为不想在走之前舍不得他。
为什么不愿见他?
因为……怕让他看见自己现在的表情。
杏将脸捂在被子里,感受着渐渐湿润的被褥。细微的抽泣声连续不断地刺激着自己的心。
想要见他的心。





啊啊……
好想见你。


9:50。
“真的……不用告诉他吗?”
濑名泉再一次向杏确认这个问题。这已经是今天碰面以来他第三次问了。
熙熙攘攘的候机大厅内,杏与Knights全员——除鸣上岚之外——一同坐在登机牌办理区前的长凳上。四个行李箱整齐地排放在杏的左右手边,使四位骑士恰好各自帮她管理了一个行李。
“不,不用了。决定了……就不能反悔啊。”杏苦笑着摇了摇头。
“呼啊……老年人牺牲睡眠时间来为你送机,你可要感激啊。”朔间凛月歪着头看向杏,趴在行李箱上。
“好,好。”
濑名泉皱了皱眉,趁着杏注意力集中在其他三人身上时,拿出手机,以极快的打字速度发出一条短信,按下了锁屏键。
“濑名!要走了哦!”月咏レオ双手叉腰,与朱樱司和朔间凛月一同站在杏身旁,对他做了个wink。濑名泉翘起嘴角,倏地站起身。
“好好,知道了啊。”

第几天了呢?
……不,是第几个月了呢?
鸣上岚侧卧在床上,双手抱住小腿蜷成一团。周末他的日常,自从那时起就已经变成痴汉一般等短信与电话,期望着杏哪一天能够全部一一回复。
但或许是奢望吧。
“您有一条新简讯。”
短信提醒?
我加了短信提醒的只有杏和Knights的大家……
犹豫后他还是拿起手机,在看到发件人姓名后轻叹,打开信件,但随后却睁大双眼,猛地起身,花3分钟稍微整理一下自己,抓起一件薄款针织衫便冲出家门。
「xx机场,x号航站楼
12:50起飞 再不来就要错过了」

10:15,登机牌办理完毕。
10:30,五人在Starbucks各自点了杯咖啡,杏非常难得地点了冷萃。
10:45,站在安检口前准备安检。
10:50……

10:50。
在所有人都向杏好好道过别后,杏与家里来帮忙打点的人一同转身走向安检口。
还是没能见到呢……但是这样就好。这样就……
“杏!”
——诶?
他赶上了。
鸣上岚从身后抱住杏,死死环住她不让她挣脱。他的额头抵在杏肩头,急促的呼吸声回荡在两人耳边。行李箱倒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对不起。”
“……为什么要过来?”
“对不起。”
“你一来我又不舍得走了……”
“对不起。”
“呐!为什么啊,为什么要过来啊!明明,明明决定好不再想你的,明明知道自己喜欢你但又不敢和你说,明明知道和你在一起本来就是妄想,为什么——”
“杏。”
“那不是妄想哦。”
她停止了叫喊。
泪珠仍在不断落下,浸湿他灰色针织衫的衣袖。
他将嘴凑近她的耳边,“对不起没能早点向你说出自己的心意。”
“对不起没能早点过来见你。”
“对不起没能让你尽早获得幸福。”
“但是我真的,非常爱你。”
鸣上岚将杏转向自己,吮去她眼角尚未滴落的眼泪。杏抬头望了一眼鸣上岚,浓重的黑眼圈缠绕在他的眼袋上,憔悴的面容使她稍稍出了神。她把头埋在他胸前抽泣,双手攥着他后背的衣物,“事到如今,你叫我怎么办……”
“作为姐姐,我自然是支持你的,但作为一个男人,我事实上根本不想让你离开。”鸣上岚不断用手抚摸杏的后背,“不过我会等你的。一直一直,等你回来。”
“……约好了哦?”
“嗯,约好了。”
鸣上岚紧紧抱住杏,低下身在她脸颊上轻触。随后单膝跪地,牵起杏的左手,在无名指指根上留下一吻。
“无论何时的约定,全部都约好了哦。”




Knights全员静静看着杏进去安检口,消失在转角的隔板通道之中。
“我说,你们两个不开窍的,真的是超~烦人的!”濑名泉终是忍不住不耐烦地对着鸣上岚说教。
“对不起啦,让大家担心了~”鸣上岚恢复往常的状态,合起手鞠躬道歉。“话说,王様呢?”
“哇哈哈哈哈☆”远处传来的笑声使四人脊背一凉。“少男少女的爱情故事,inspiration要溢出来啦!来吧,就在这里谱写下来,展开无尽的妄想☆”
“等等leader冷静一点!”
“王様这里是机场!”
“呼啊~纸笔……没有了……”
鸣上岚一边帮忙制止月咏レオ,一边轻笑着。看来不止他一人需要习惯真正没有杏作为妹妹与女朋友在身旁的日子,还有大家需要习惯没有杏作为制作人在一起帮忙的时候呢。
所以杏,要快点回来哦。
因为你是这么特别的存在。

—END—

——————————————————

感谢阅读!
完全没想到会写这么长www3500+还真的是第一次wwwww
感觉最后不是特别满意……但这样就好w
本来想根据silent oath来写的,结果还是改变主意了。

题目的原因是感觉这两人一直就像隔了一层薄膜一样,需要有人来捅破才能面对面一起面对心意。

茶花的花语取了理想的爱,了不起的魅力。
语死早想说的全部写不出来……嗨呀……
总之,希望食用愉快w

评论(3)
热度(77)
©Silent Woo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