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Woods.

=霖宁/沁儿





ぐるぐる回る

【基尔巴特x公主】初雪(上)


她一直不是很喜欢曾经生活的那个地方的冬季。湿冷的特点使真正的寒潮来袭时能让人从骨子里感受到冷意上窜,若是忘记戴围巾手套第二天定会患上什么疾病。
但最主要的一点是,那里不常下雪。
克雷亚布鲁的冬天可以说与那家乡有几分相似,但也有不同之处。它并不像后者那般多雨,气温随时骤变,但下雪的频率却也不是很高。
所以不论是对于在家乡生活了22年的她还是在克雷亚布鲁生活了23年的他,雪天都是能够勾起记忆的,值得回味的日子。


“今天依旧是没有下雪的一天。”——她在日记的最下端这样写道。
壁炉中的碳火兹兹作响,笔尖划过纸张的摩擦声不绝于耳。她合上日记本,抬头望向办公桌前的人。羽毛笔来回在眼前移动,笔尖与墨水瓶的碰撞声荡入耳中。手边的公文与下午相比已经减少了大半,说不定再过一个小时他们就能够全部被批阅完毕。她看着正在不断扫视公文的他不禁出了神。
似乎是注意到久未移开的视线,基尔巴特抬将目光望向她询问了一声,但并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她并没有明说,但最后一句话中想要出门的含义却是被他解读得一清二楚。他皱了皱眉。
“现在?”他总算放下羽毛笔与公文,并提起茶杯抿了一口略带凉意的红茶。
“嗯,与店主约好今天去取那样东西,差点忘了。”她略带歉意地低下头,随后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
“不要误了今晚的宴会,快去快回。”他的嘴角微微上扬,“我可不想我最重要的人迟到。”
她还是没忍住轻笑出来,起身换上御寒的衣物。日记本被随意摆放在沙发上,但她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确认了随行物品后,她在他的脸颊上微啄,轻快地走向大门。
“我出门了——”


公主觉得她大概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将基尔巴特的叮嘱忘得一干二净,直到他派人前来接她的马车出现在店铺门口才意识到先前的话语。匆忙与店主道别后迅速钻入马车,感受着自己不断加快的心跳。店铺外的阴沉天空或许与基尔巴特此时的心情一样吧,她这样想着。迎接的侍卫转身递给公主一张留言,随后回过身继续御马去了。公主深吸一口气,缓缓展开纸条,上面端正又锋利的字迹清清楚楚写着几个大字——
“今晚 好自为之”
凉意从脊背扩散至全身。公主盯着这简洁明了的几个字,叹了口气。
而此时的基尔巴特已经整装待发,对着镜子确认着一切都在按照计划进行。
除了他那个出了状况的公主之外。
立镜中的身影后,倒映着窗外逐渐灰暗的天空。那并不是雨夜时令人心情低落的深灰,但密布着的云层同样示意着今晚天气的不同寻常。
他是不是应该提醒她宴会前还有事要做?
不,不必了。照她的记性,即使有些令人担忧,但应是不至于忘记这种事。
不过也说不定会有有趣的事发生。毕竟也不是没有过。
基尔巴特望着身后衣架上两套风格完全不同的礼服裙,臆想着自家公主将预定长达两个小时的梳妆时间压缩至一小时三十分钟不到左右的时间时的场景,下意识笑出声。
她总不可能手忙脚乱到做出那样子的蠢事吧?
“殿下,公主殿下刚刚回来了。”侍从隔着门向他传达消息。基尔巴特放平心态,推开门与侍从稍作交谈后径直向会客厅走去。

-TBC-


————————————————————


嗨呀大家好呀,这里是霖宁。
这是2016年开的最后一个坑。下一次更新将会在2017为大家带来。
有没有人猜猜看公主会做什么傻事呀【
以及,大家元旦快乐www
祝愿大家能够有一个好的开始w

评论
热度(15)
©Silent Woo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