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Woods.

=霖宁/沁儿





ぐるぐる回る

随便写写。【CP:主黑白,次前辈】

主黑白组,其他CP根据喜好自行脑补。

学院风。

ooc严重。

————————————————————

秋日。开学初。

Kcalb戴着耳机,低着头,眼神黯淡。没想到高中第一天就会这样啊……被老师误会成上课说话然后罚站这种事情……

果然……以后还是少说话好么……

“啪”猛地,他突然被别人狠狠地推了一下,险些跌进路边的池塘。

“你干什么啊?!”Kcalb猛地扯下耳机,一整天的怒火似乎就因为这件事全部爆发了出来。

“本来就是你自己站在这种容易跌下去的地方,我只不过是好心想要提醒你的包开着,现在反倒怪我了?胡闹。”墨黑的长发,恰好搭在肩上,发鬓上别着别致的纯白菱形发饰,菱形的上端比下端要尖出许多。黑灰渐变的眼眸比起常人格外地深邃,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吼着说完了这句话,扭头快速离去。

他根本没有意识到,身后的少女那诡异的笑容。

“如果你想,重蹈覆辙的话……”

“那我就,陪你玩下去吧……”



翌日。

Kcalb低着头,进B班教室后快步走向自己的座位,随手将书包扔在课桌上,随后便头朝下趴在了包上。昨天晚上回到家后书包依旧开着,在满脸黑线地检查了一遍之后发现少了存有他一年积蓄的钱包。

现在的世道,也真是无法让人忍受啊……

“呐呐Arbus?”

“怎么啦Ater?”

“Kcalb今天好像不再状态呢。”

“是啊是啊,简直就像皱皱的黑木耳一样……”

邻座双子的窃窃私语似乎太大声了些,一字不落、硬生生地进了Kcalb的耳中,但他只是冷冷地瞄了她们一眼,只字不语。

“哟,平时的Kcalb现在变成致郁青年了?”

Cranber推了推Kcalb的肩,调侃地说着。

“……”

“我看,现在还是不要和他说话比较好吧。”Yosaflame推了推眼镜,在Cranber的耳边低语了一句。

“……”

“好吧,那么我去隔壁拿个面包好了。”Cranber说着,走跳式地出了教室。

“喂,Flame,那个变态跑过来了。”Lost捧着一盒苹果派快步走进了B班教室。

Cranber,Yosaflame与Lost是Kcalb从初中开始就认识的朋友了,每个人都对同伴的性格了如指掌。

“啊,是么……”Yosaflame摇了摇头,快速敏捷地翻窗跑出了教室。如果教室不是在一楼,或许这个方法还行不通呢。

“Flame酱~你今天的胖次是什么颜色的呀~”Sherbet高举着手站在了B班教室的门口,迎来了B班众人鄙夷的目光,但丝毫没有领会。“诶?Flame酱呢……?!”话还没说完,他就倒吸了一口冷气。

“Sherbet,给我回A班教室。”

这熟悉的声音是……?!

Kcalb猛地抬起头。果然,就是昨天那个女生。她只是静静地站在Sherbet的身后,但却有着一股强大的气场,使Sherbet几乎无法有任何反抗的意识。Sherbet几乎变成了一副静止的油画,没有任何动作,表情也僵持在感受到少女气场的“冷”度那一刻。

Kcalb皱了皱眉。这女生在初中时从来没见过,却在开学初就可以把A班最话痨的人给镇住,绝对不是个普通人。

“喂,Lost。这人是谁?”Kcalb装作不屑地问了一句。

“嗯?她?啊,你指Etihw?她是这个学期从别的学校转来的优等生,现在是A班的班长。”Lost愣了几秒,因为Kcalb从来不提女人方面的事。

“Etihw……”Kcalb意味深长地稍有些棒读地读出了昨日的少女的名字,慢慢地眯起了双眼。想着自己B班班长的身份,莫名有些不是滋味。

真是熟悉的名字啊……

为什么会让我在意呢……

就在他们交谈期间,Sherbet已经被Etihw带回了A班教室。



—TBC—




————————————————————

很早以前没写完的小段子,拿出来改了改,至今还是TBC……

更新速度预计为超——慢,请见谅qwq

评论(1)
热度(12)
©Silent Woo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