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Woods.

=霖宁/沁儿





总之是个笨蛋

【岚杏】心

@Kylanas 的点文,久等了!
•架空医生paro
•毕业设定
•有私设

  
————————————————————




 当杏逐渐醒来时,刺鼻的消毒水味冲入鼻腔,纯白的墙壁渐渐映入眼帘。尝试着撑起身子,却是被身旁发现她醒来的人压了下去。意识稍有些模糊,杏试着辨认着眼前人的模样,却是因背光而看不清他的脸。
  
 “圣……?”
  
 “炎症发作期还没过去,再睡一会儿吧。” 
  
“可是……”
  
 “没事的,再睡一会儿。” 
  
胃部传来阵痛,杏乖乖地听着身边的人的话,慢慢合上了眼。
  
 “我会陪在你身边的。”



 *
 刺眼的阳光正中双眼,杏翻了个身,在朦胧中睁开眼,周围的环境已转变为熟悉的粉红色。枕边的手机传来的电话铃音毫不留情地将杏完全叫醒,她打了个哈欠,伸手拿起手机接了电话。
  
 “您好……” 
“啊,是圣啊……嗯,刚刚被你叫起来的。”
 “已经没事了,不用担心啦。” 
“昨天麻烦你了,拖着我去医院。” 
“诶……诶?真的吗?”
 “好的,我知道了。会好好吃药的,放心吧。”

 回忆着昨晚的情形,胃部似乎再次隐隐作痛。忍着剧痛艰难地打了个电话给自家弟弟后便不省人事,之后似乎是在圣的陪伴下在病房里昏昏沉沉地睡了一会儿再回到了自己家。 

“叮——”line提醒声在耳边响起,杏点开消息,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信息。 
  
9:08 来自圣 
「鸣上岚 内科医师 
周一、三、五、六、天值班
 手机号码 xxxxxxxx
他说他认识你,是真的吗?」 




* 
“啊啦,这可真是好久不见呢,杏酱。”
  
 “姐姐,好久不见。” 
  
打开就诊室的门,消毒水的味道充斥着鼻腔,同时熟悉而又生疏的声音传入耳中。与记忆中相同的脸孔上多了一副金丝边框的眼镜,衬着紫色的瞳孔使人稍稍入迷。嘴角挂着的微笑却是与曾经相同,不失礼貌但又不缺优雅。见杏在面前呆住,鸣上岚招呼着她在桌前坐下,并展开了简短的寒暄。起初两人之间还有些尴尬,但在打开话题后恢复了往日的轻松感,有说有笑地交谈了起来。
  
 “说起来,没想到姐姐会选择医学专业继承家业呢。”
  
 像是被突如其来的话题所惊讶,鸣上岚短暂停下了在病历卡上记录的手,抬起头苦笑:“没办法呀,毕竟是家里的决定。而且这样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 
  
“不过既然聊到了这个话题,就让我回归一下医生的身份,”鸣上岚双手交叉,“最近每天是几点睡的?” 
  
“啊……这个……” 
  
“好好回答,听话。”
  
 “凌晨。” 
  
随着回答得到的是医生的叹息,手中的笔再次快速地书写着诊断纪录,“这样下去可不行啊。虽然今天只是前两天胃痉挛的复诊,但是长此以往肯定会出问题的。药还是要按时吃,不要不肯吃药哦。”
  
 “嗯……”杏咬了咬下唇,吐出了一个短音。
  
 “好啦,后面还有病人在等着呢,而且你也挺忙的吧。下次复诊的时候再见吧,小杏妹妹。”在病历卡底部收尾,合上后递还给杏,鸣上岚挥了挥手与她告别。 
  
“嗯,下次见。”同样微笑着挥手道别后,杏离开了就诊室。 
  
“她越来越成熟了呢。比起高中的时候,简直就不像是同一个女孩子一样。”鸣上岚低头看了眼手机屏幕,随后将它放回口袋。
  
 “……嗯。一开始听你们的对话,那种用语方式根本想不到是她。不过你,下次把我叫过来的时候能不能提前说好?我可也是很忙的啊?”随着绿色帘布被拉开,濑名泉跳下床,不耐烦地走到鸣上岚身旁。
  
 “泉酱可真是不坦率。明明看到我的line就立马奔过来的是泉酱吧?”鸣上岚轻笑着,点开了下一位病患的姓名准备叫号。
  
 “……才没有。只是因为很久没见她,想看看现状罢了,”濑名泉将手伸进白大褂口袋,拿出先前在震动的手机,“啊真是的……午休还没结束怎么又有人找我……”
  
 “慢走不送♪” 
  
“……那个幸灾乐祸的尾音是怎么回事!” 



 “杏,把嘴张开……”迷糊不清的视线中,拥有金色头发的少年正手持着叉子,叉着一块炸鸡块用手接着喂到杏的嘴边。杏张开嘴,小小地咬了一口,随后红着脸低下了头。
  
 “哼哼,味道很不错吧♪”少年满足地笑着,眼角洋溢着遮不住的笑意。
 “姐姐,这样很不好意思的……” 
  
“有什么关系嘛?……” 
  
…… 
  
梦到以前的事了吗…… 
  
杏撑着身子缓缓坐起,用手抵住额头,伴随着止不住的困意涌上心头。从梦中初醒不仅带来了困意,还带来了苦涩,霸道地占据着心中的一片荒地。
  
 一种忍了许久,在将要忘记时又被人唤醒的苦涩。


 阳光透过窗户照进诊室,柔和的暖光铺撒在地面上,延伸至桌边。鸣上岚把手垫在脑袋下,支撑在桌面上。另一只手时不时地转动着手中的笔,似乎随时准备落笔写下什么重要的信息。“以前的事情吗……很怀念呢,一起吃午饭,一起逛街的那段时光。” 
  
“是呀,回想起来就像昨天的事情一样,很开心呢。”杏下意识揪着自己的裙摆,目光向下,飘忽不定。鸣上岚眯起眼睛观察着杏的神色,最终是在犹豫中动笔了。
  
 “……姐姐,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杏抬起头,缓缓地开了口。
  
 “嗯,你说?”鸣上岚微笑着看向她,微微歪着头。
  
 “人……是会变的吧?” 
  
他沉默了。
  
 眼前的她早已不是记忆中那个开朗活泼的少女。问出问题的这双水蓝色眼眸,散发出的忧虑与疑惑几乎是明摆着呈现在他的面前,而又担忧害怕着他的回答。褪去了曾经的天真烂漫,留下了从前不会在意但现在又不得不去思考的忧虑。
  
 他的胸口仿佛被揪住一般,时不时带来刺痛。

 “……是呢,人的确是会变的。 但是人的心,在对于某些事物上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就像……

已经做出嘴形准备脱口而出的话语戛然而止,意识到差点说出口的话语的直白与时机尚缺,鸣上岚转嘴形为笑容,停下手中的笔,慢慢抬头望向杏。

“那么,我也会像这样相信着的,”恢复了往常的心情,伴随着微微睁大的双眼,杏咧开了嘴,露出了灿烂的微笑,“谢谢姐姐。”

“哼哼,没事的啦。毕竟为妹妹指明方向也是姐姐的责任呀,”鸣上岚伸出手,在杏的鼻尖轻点,“……今天是最后一次复诊了吧?”

杏愣了愣,将视线移向别处:“……嗯,是呢。”

如往常一样在病历卡最后写上一行字,鸣上岚将病历卡呈到杏面前,最后目送着她推开诊室门离开。

温暖的病房渐渐失去了她的温度。




“……”

“……”

“……所以你倒是说你哪里不舒服啊?就算看到哥哥我很惊讶也不至于一句话也不说吧?”濑名泉双手环抱,皱着眉看着眼前刚刚推进门一秒又关上门弹出诊室,然后再被叫号叫回来的杏。

“……岚姐姐呢?”
  
杏疑惑地看着濑名泉,四处张望着诊室内的布局,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同之处。 
  
“那家伙有事,和我换班了。先把病历卡给我。”接过病历卡,濑名泉翻开到最近的就医记录,原本舒展开的眉头再次紧锁,最后竟是勾起了嘴角,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这些家伙可真是…… 
  
“泉前辈……为什么会在这所医院?”杏冷不防地放出一个问句。 
  
“哈?这种事情还需要理由吗?”戴上听诊器,濑名泉举起听筒准备进行检查,但被杏挡住了。“怎么,病人还不能让医生检查的吗?那你是准备让自己的身体恢复好吗?”
  
 “……其实我没生病。” 
  
“……你是来开玩笑的吧?” 
  
濑名泉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哭笑不得的杏:“我是不是该检查一下你的脑子出了点什么问题?” 
  
“不,不用了……” 
  
“那你来医院占着病号干嘛?”
  
 “因为姐姐每次给我看完病都会在病历卡下面留下一行小字但是医生的字都有些潦草我看不清写的是什么打算当面来问——”一口气说完长句的杏深吸一口气,从缺氧中缓慢地反应过来。
  
 “……我真是不知道该说你笨还是不笨。”濑名泉翘起二郎腿,将病历卡翻至第一次鸣上岚所写下的就医记录,再一次辨认起来。
  
 “诶?”
  
 “这内容我可是说不出口。你还是当面去找他比较好,路上我会把翻译发给你的。记得收line消息,”濑名泉拿出手机,在每一页就医记录的底部拍下照片,“对了,你该不会还以为第一天一直是你弟弟和你一起留在医院的吧?” 
  
“……不然呢?”尝试着回想第一天的场景,那段意识模糊时的记忆慢慢地引起了她的注意。
  
所以是……! 
  
“病名确诊了,”濑名泉把病历卡推回杏一侧的桌边,坏笑起来,“蠢到家。” 
  
“前辈你到底是来帮我的还是来气我的。” 

“我可没说过要帮你吧?”

“……下次聊天的时候请等着我的表情包攻击。”

“喂喂,你是小孩子吗!”

杏鼓起脸颊,仿佛赌气一般盯着濑名泉。濑名泉叹了口气,摇摇头,打开手机刷动起来:“算了。你还要去找他的吧?”

“嗯,他在哪里?”杏握紧了手中的包带。

“现在什么季节?”

“诶?……深秋。”

“知道了吧?”

“……!”

濑名泉话音未落,杏已经推开门冲出了诊室。看着还在前后不断摇摆的门,濑名泉不禁感叹起了一句话。

年轻真好。




电车的玻璃映衬着远方火红的夕阳。还未到下班高峰时段的电车还算不算太过拥挤,杏非常轻松地找到了一个空座位。耳机中播放着的歌曲时不时被消息声打断,她点开消息,细细地读了一遍后,那股苦涩再一次涌上心头。

15:58 来自泉前辈
“「好久不见呢。可是为什么还是和以前一样不会照顾自己的身体呢?我可是会心疼的啊。」”

“「总算是见到了意识清醒的你。和以前真的很不一样了呢。很棒哦。」”

“「好想和你更多地聊聊天啊……不是以医生的身份,更不是以姐姐的身份。」”

……

“「快要到最后一次复诊了吧?……能见到你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好伤心啊。」”

“「这个问题可真是吓到我了呢。但是对于这个回答,我需要再加上一句话:
就像我喜欢你的这份心情,从来就没有改变过。
希望你今后的路可以一帆风顺,找到你自己心仪的对象。加油哦。」”

是吗……是这样的吗……

那份莫名的苦涩,在杏读完这几行字后终是有了源泉。

是双方都知道互相心意的喜悦。
是双方都不敢逾越出“姐妹”的关系的痛楚。
是双方心中都为了对方着想而回避这个话题的煎熬。

所有想要脱口而出的深情告白,都在毕业的那一刻转化为了相互祝福的只言片语。

但是这样的心情,在两人心中,从未改变过。

那份渴望得到回应的期待,也终于在此刻结下果实。

“银杏大道到了,请乘客们准备下车……”




自从毕业后,鸣上岚就养成了一年一度的习惯。在秋季的某一天,来到名为银杏大道的大街,不论是坐在长凳上无所事事,还是漫步于街沿小店,他总是能在这一天里将所有的时间都花在这条大街上。

今年似乎与往年感觉不同呢……是因为再次与她相见的关系吗?

和煦的阳光穿过银杏叶形成斑驳的树荫,马路上的光点随着秋风不断变换。

回去吧,他在心中这样对自己说道。

猛然刮起的一阵大风向后吹起了他那条杏色的围巾。

远处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

他伸手试着去抓住围巾,抓住的却是一双冰冷而柔软的手。

“哈、哈……”

“杏……?!你这孩子真是,这么冷的天什么保暖用具都不戴,还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干什……”

“岚,

我喜欢你。

和你一样,从很早很早以前开始,就一直喜欢着你了。”

她抬起头,令他正对上那双水蓝色的双眼。眼中的疑惑不再,传递出来的情感似乎可以灼烧到他的胸口。

更是可以温暖他那颗本已失去热度的心。

在两人曾经一同漫步的放学路上,银杏叶悄然随风飘落,仿佛模拟着他们走过的路。

但他们此刻也正在这条路上,谱写新的序章。

—end—


———————————————————

感谢阅读!
来自一个冷成冰棍的咸鱼x
这次自己写得也挺过瘾的XD不过拖了挺久的x抱歉呀xxx
看病表白的梗源空间XD是很早以前在空间上看到过的w
希望食用愉快ww

辣鸡lof吃我排版

气死

评论(11)
热度(58)
©Silent Woods.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