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Woods.

=霖宁/沁儿





总之是个笨蛋

【泉杏】某小甜饼日常

*泉杏交往前提
*只是一块小甜饼,没有任何营养,因为作者想吃小甜饼了
*可能有OOC?

第一篇达到100热度的文章……感谢大家❤️

———————————————————

浴室中的蒸汽在拉门被打开后缓慢涌出。
濑名泉将毛巾搁在脖颈,时不时地擦去仍在从发梢上滴落的水珠。习惯性地望向桌上的手机,本认为应该有着灯光闪动的消息提醒,今天却是毫无动静。纳闷着为什么没有杏到家后的例行短信,他一边扭开矿泉水瓶一边向客厅走去,正准备喝口水,却是差点因眼前的景象而把水喷出来。
栗褐色的长发随歪斜的头一同散乱地铺在杏的脸庞上,耳朵里的白色耳机依旧放着音乐,仔细听是knights为下一次演出所准备的新曲。膝上的企划案已经被标注得密密麻麻,但手上握着的荧光笔透露出了她仍在筛选重点的工作。
墙上的钟显示的时间大约是九点整不到。濑名泉看着难得一见的杏的可爱睡颜,稍稍出了神,却又是立马红着脸别开头。梳理思路过后,他觉得杏的到来越发不可思议。
楼下宿管是怎么放她在晚上进男生宿舍的?!
越想越不对劲,他最终还是决定将杏叫醒。起初用最日常的语气叫唤着她,到后来却发现是无用功。
这个笨蛋……一定要让她补觉……
本想尝试着用捏脸的方式把杏叫醒,可杏却在他的手碰到她脸庞的时候向内蹭了蹭。即便他十分享受她的脸占据他手心的触感,但他还是选择继续原计划,捏起杏的脸。
“喂,起来。居然在这里睡着,是想感冒吗?”
“唔……痛…痛痛……”从睡梦中被拉回现实的杏朦胧着眼,把手搭在濑名泉的手上尝试把他的手拉下来。经历一番折腾之后人倒是清醒了不少,抬头盯着濑名泉,“前辈,请住手……”
“还知道叫我前辈?那你怎么不知道大晚上私闯民宅是犯法的?”濑名泉在杏身旁坐下,将毛巾递给了杏。杏熟练地为背对着她的濑名泉擦着头发,小声嘟囔着。
“明明是光明正大地进来的……”
“哈?”
“备用钥匙。”
濑名泉回想起几个月前由于担心杏丢三落四又忘事儿而交换了两人家与宿舍的备用钥匙的事件。
这家伙怎么会自家钥匙不带还一直带着我宿舍的钥匙?
“所以,你还真的把钥匙忘在家里了?”他转过头,以嘲讽的语气皱着眉看着杏。
“嗯……对不起。”杏攥着毛巾,低下头。
濑名泉站起身,用指尖轻戳杏的眉心。“真是好记性。算了。”
“还有,你今天是怎么躲过宿管的?”仍旧很在意这个问题的他忍不住问了出来。杏愣了愣,在濑名泉的催促下犹豫着把字吐了出来。
“之前一直在姐姐那边试妆,结束后发现早上出门拿错了钥匙,本想像以前一样留宿在姐姐的房间,但他却笑了笑让我过来找你……”杏看着濑名泉的表情越来越差。
试妆?
以前一样??
留宿???
好的鸣君要不是你把她遣到我这儿我估计明天我就要拆了你宿舍了。
“留宿在那个家伙那里?你想着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和以前一样?你能不能有点作为女朋友的自觉?”
“……!”
濑名前辈他叫我女朋友了。
内心操场奔跑二十圈。
虽然踢翻了他的醋坛子但是值了。
“发什么呆?”
“没,没什么……”杏红着脸摇了摇头。
濑名泉双臂交叉,叹了口气。“真是的……下次把你丢进档案室和文件们一起睡算了,超~烦人的。”语毕,他走进卧室,片刻后带着一个化妆包与一把钥匙来到杏面前,并将它们全部递给了她。“拿着。”
“谢谢前辈。但是这是……?”杏看着化妆包,迟疑着没有打开。
“备用洗漱用具。你想和我用一套的话我也没意见。”
“不,不用了……这么晚了我还是先回去……”
“这么晚了,不如留宿在我这里,才是正确的选择吧?”
濑名泉弯下腰,将脸凑近杏,自得地翘起嘴角。淡淡的薰衣草香飘入鼻腔,虽然被濑名泉逼得红着脸,但杏却感到几分安心。

最后还是变成这样了啊……
杏穿着濑名泉的T恤,衣服的长度达到大腿;洗漱完毕时门外伴随着一声“超~烦人”便递进来一包新的女士内裤,杏也是差点尴尬地当场笑出来。化妆包中还有不少保养品,无一不是非常名贵的品牌。
每月开销 up。

出浴室时十点已过,濑名泉已然坐在被窝里刷着手机。在打了招呼示意让他先睡后,打算将企划案看完的杏坐在电脑桌前,摊出笔与便签,拎起笔就准备陷入思考——
“杏。”
“嗯?”
“过来。”
待杏走到床沿,还没等她坐下,濑名泉一把拉住杏的手将她拽倒,随后单手将被子盖在她身上,但另一只手却一直按着杏的头,使她不能起身。
“前辈,那份企划案你说明天要……”
“明天再说。”
“可是……”
“啧,真是个笨蛋……”濑名泉没有再压住杏,挪了挪身子使自己与她同视。背对着光的他使杏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隐隐约约看到他似乎皱着眉。
“企划案不是最重要的。倒是你自己有没有照过镜子,这么浓的黑眼圈给谁看?睡眠不足也要有限度吧?”
“制作人与偶像,不论哪一个倒下都是十分要命的事情。你明不明白?”
“以为我不会心疼一样……”
最后一句,即使声音已经压到最轻,但两人间的距离还是使杏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平日里根本不会直白道出自己心意的前辈在这种时候直抒胸臆,杏感到自己的心跳似乎漏了一拍。微微睁大双眼,手抚上面前之人的脸庞,额头抵上对方的额头。
“前辈,对不起……”
“以为这样我就会接受你的道歉?那你也是……”
杏不由分说地吻上濑名泉的唇。那只是一个轻吻,不带任何侵占性,片刻后便松开了。
“对不起。”
濑名泉并没有想过杏会用这样的方式回应他,顿时呆住了。回过神来,杏已经找了个较为舒服的位置,依偎在他身边。濑名泉将她抱住,并把她拉进怀里离自己更近一些。
“……好好睡吧。”
“嗯,前辈晚安。”
不久后传来开关关闭的声音,房间也随之进入黑暗。杏意识模糊前的最后记忆,是眼角传来的柔软触感与耳边的轻声呢喃。
“做个好梦。”

—end—

———————————————————

感谢阅读!
这是一个丢三落四的杏。嗯。
总之就是想吃小甜饼所以写了这篇_(:з」∠)_都在担心会不会甜过头然后ooc了_(:з」∠)_
奶次真好总有一天会沦陷全员的吧(躺)

评论(8)
热度(178)
©Silent Woods.
Powered by LOFTER